悠然

全职新粉
(有谁注意到生日了吗?)

啊呀,好巧啊_(:3」∠)_

emm。。。(ಥ_ಥ)我现在好想看见两个青春有活力蓝孩纸谈恋爱and灰二桑真的好萌啊

请求

@LOFTER小秘书 求换回旧版

空桑:

请求


请求大家帮帮忙,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,这次lof 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,还影响重大,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,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!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,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!


大家三次都忙,萌CP都是用爱发电,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,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,但还要因为Lof 的原因,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,这就很悲催了。所以在此呼吁一下,请各位读者老爷,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,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,关爱己圈,人人有责。


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




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,一块最新,一块最热。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,一进到tag,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,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。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?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?


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?


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,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?


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,能分出哪些合胃口,哪些不合胃口,今天更新多少,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。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,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??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??


还弄个24小时榜,周榜,半天就划到底了,那些用心产出,粮食质量高,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?


另外,据说(看到有人反映,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)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。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,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,至少微博是这样(摊手)


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,一视同仁,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,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,整齐的最新粮食,而不是最热。


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,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。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,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,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,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?


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,保持自己的特色,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,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,谢谢。


 @LOFTER小秘书 

我家80是最帅的(*¯︶¯*)

我们是冠军(二)

林方篇
       方锐从苏黎世回来后,第一件事就是给林敬言打电话:“喂,老林啊,看新闻了没,我们是冠军哦!”
      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嘈杂,时不时的出现祝贺声,林敬言的声音在这样的背景声中,几乎微不可闻,方锐也是凭借自己职业水准的听力才能听清。但当他听清电话那头的声音时,他万分希望自己是个聋子,什么都没听见。
        林敬言说:“哦,小锐啊,比赛我有看哦,你打得很精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被旁边一人给打断了“小林呐,你这就不对了啊,新婚当天,你个新郎不去敬酒却在这打电话,这可说不过去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哎,是刘哥啊,不好意思了,这电话是我以前的搭档打来的,他刚赢了冠军回来,不能不接啊。小锐,你也听到了,我现在有事忙不过来,可能要先挂了。对了还有,恭喜你获得了冠军,以后也继续加油哦,方锐大大。”林敬言的声音听起来很高兴,这句话刚说完就有人在旁边祝他新婚快乐,他都一一笑着回谢。
        方锐低着头,沉默的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,最后嗓音低哑的说:“敬言大大,新婚快乐。”林敬言听后也对他笑着回了一句谢谢,声音里的幸福藏都藏不住。
        等对方挂断电话后,方锐把手机用力地按住耳朵,直到耳朵变成红色也没拿开,他只是一个人对着黑色的屏幕说:“林敬言,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……重要的事情……说三遍……”说罢,泪如雨下,泣不成声。
  

我们是冠军(一)
注意:众CP向,设定为获得世界冠军后。伞修,双花,喻黄,林方,韩张。另外,新人一枚,文笔渣,请多关照。可能会有点OOC请原谅……
伞修篇
       南山公墓,伞哥坟前……
       “沐秋,你看报纸没,我们是冠军。可惜奖杯没法烧给你看了。不过想想也是,我当队伍的领队,想输都难,你是知道我的实力的,再加上喻文州、张新杰、肖时钦四大心脏都聚集了,还有大眼魔术师的打法,张佳乐百花缭乱式的掩护,周泽楷和孙翔双一组合的势不可挡,黄少天的机会主义……这强大的阵容还不直接碾压对方,让他们把卡吃了……”
      低哑的嗓音孤寂的回荡在空旷的墓地里,和着雨滴打在伞上啪哒啪哒的声音,叶修的声音越来越低,最后融入雨声里……两行清泪划过脸颊,泪水落入尘土消失不见……
      “苏沐秋,我们是冠军……沐秋……我想见你。”

双花篇
       张佳乐站在领奖台上,捧着奖杯的手不停地颤抖,泪水一滴一滴的打在奖杯上,当镜头对准他时,他笑着冲镜头激动地喊道:“大孙,看见了吗,我们是冠军!”
       孙哲平坐在电视机前,绑着绷带的手缓慢地弯曲,笑容一点一点的扩散在脸上,当病历递给他时,他笑着对屏幕温柔地说道:“乐乐,我看见了,但是再见了……”